www.856666.com全民阅读的春天来了(深聚焦?聚焦全民阅读(1))

时间: 2015-03-26 12:02    来源: 未知   
点击:

  制图:蔡华伟

  阅读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生活方式。
  人民视觉

  2015年,“全民阅读”再次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举行的总理记者会上,李克强总理回答了人民日报记者有关全民阅读的提问,在全社会特别是出版界引起巨大反响。

  

  伴随着全民阅读不断升温,曾经为阅读现状担忧、致力于推动全民阅读的各界人士认为,在国家领导人的大力提倡和支持下,全民阅读的春天即将到来。

  领导人率先垂范

  为全民阅读注入强大动力

  李克强总理在记者会上透露,他在听取社会各界对起草中的《政府工作报告》的意见时,不仅是文化界、出版界人士,就连经济界和企业家都向他提出要支持全民阅读活动,建议报告要加上“全民阅读”的字样,李克强总理希望全民阅读能够形成一种氛围,无处不在,并明确说明年还会继续把“全民阅读”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检索近些年的总理中外记者见面会,问题往往集中于政治、经济、外交等领域,文化方面的提问很少,而阅读问题在中外如此瞩目的场合出现还是第一次。

  对此,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分析,这说明全民阅读已在社会各界引起广泛关注,大家对改善中国国民阅读现状有共识。“全民阅读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有重要作用。阅读是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途径,是提高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手段,是激发万众创新的源泉,也是丰富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重要方式。阅读是和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的大事,政府当然重视。”魏玉山说。

  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将“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纳入我国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2014年和今年的全国两会,“全民阅读”都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等,也对全民阅读提出明确要求。魏玉山说:“综合这些情况看,李总理在记者会上的回答不是偶然的,体现了党和政府对阅读问题一贯的高度重视。”

  党和国家领导人率先垂范,在各种场合不断提倡读书和推荐好书,也为推动全民阅读注入强大动力。习近平总书记热爱读书,不论是在出访时,还是在国内视察时,经常谈到阅读问题,强调干部要带头读书,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多读书的益处。

  全国政协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认为,最近两年全民阅读的风气渐浓,这与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自推动有密切关系。朱永新说,国家领导人热爱阅读、推广阅读,是民族的福祉,领导人身先士卒,就是无言的榜样,就是最好的广告。

  阅读立法

  为全民阅读保驾护航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副局长邬书林在两会期间联合40多名委员提交了《关于尽快出台〈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提案。邬书林认为,全民阅读应该和全民健身、全民教育一样,成为整体提升国民素质的国家基础战略,因此,阅读立法十分必要,应该尽快推动其出台实施。

  这份提案指出:1999年,我国国民的图书阅读率为60.4%,此后几年一直下降,2005年跌至48.7%,引发社会普遍焦虑。此后在多方共同努力下,国民图书阅读率得到缓慢增长,2012年升至54.9%,仍然落后于众多发达国家。2012年我国人均读书4.39本,远低于韩国的11本,法国的8.4本,日本的8.5本,美国的7本。此外,未成年人阅读量与阅读率下降、阅读公共资源和设施不足不均衡、阅读内容良莠不齐、缺乏组织保障和经费保障等问题也是促使委员们提出加快阅读立法的原因。

  据悉,2013年3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式启动了《全民阅读促进条例》的立法工作,该项目先后列入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中宣部的文化领域立法五年规划,目前已完成草案第九稿,立法宗旨、原则及制度的确立都较为清晰,为未来的完善奠定了良好基础。

  在全国性阅读立法稳步推进的同时,地方性的阅读立法工作已经大步前进。2015年1月1日,我国首部地方全民阅读法规《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开始在江苏省正式实施。3月1日,《湖北省全民阅读促进办法》正式实施。上海、福建、深圳等省市的全民阅读立法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引人瞩目的是,这些地方性阅读法规将全民阅读纳入政府工作规划,明确了政府在提供和保障公共阅读资源等方面的责任。《湖北省全民阅读促进办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全民阅读工作所需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加大对全民阅读的经费投入。省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资金以及市(州)、县相关资金应当按照一定比例,专项用于全民阅读基础设施建设、全民阅读活动的组织以及对农村地区和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地区、革命老区开展全民阅读工作的扶持等。”

  “在很多地方政府眼里,文化工作说起来很重要,但做起来就不那么重要了,经常以经费不足为借口能拖就拖。现在有了法规,对地方政府而言就是硬约束,地方政府为阅读立法等于是自我加压,确实体现了诚意和远见。”北京社科院学者、阅读推广人刘伟见说。

  魏玉山说,用立法的方式保障人们的基本阅读,促进全社会阅读,是许多发达国家的共同做法,美国、日本、俄罗斯等都有促进与保障阅读的法规。通过立法的方式,对全民阅读的组织协调、经费投入、基础设施建设、特殊群体保障等进行规范,有利于全民阅读活动的稳定、可持续开展,有利于动员全社会力量推动阅读活动,有利于把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

  全民阅读

  需要立足全民

  阅读量的多寡不仅仅是个人阅读习惯的问题,也是阅读资源分配是否均衡的问题。我国城乡之间、地区之间、不同群体之间的阅读量差距是很大的。

  据2014年北京所做的一项调查,首都青少年有七成每年能阅读12本书,有37%的北京青少年每月支出20元至40元用于购买图书杂志。而农村青少年很少有这么充足的资源和财力用于阅读。

  北京桂馨慈善基金会公关部经理酆伟表示,“我去湘西、河南、四川、甘肃等贫困地区乡村小学调查时,从未在孩子的家里见过书架。”桂馨基金会在四川古蔺一所有300多名学生的乡中心小学设立了书屋,校长非常重视,专门辟出一间阅览室,重新粉刷后还特意加固了门窗。还在阅览室门口放了一盆清水,孩子进来看书前必须先洗手。因此,推动全民阅读不是小事,而是有利于促进公民个人权利平等和社会公正的大事。

  魏玉山认为,不同地区、不同群体之间,甚至男女之间,既存在阅读量的差距,也存在阅读质上的差异,构成这种差距、差异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也是会长期存在的。

  当然,营造全民阅读的文化与氛围,政府仍是主要责任人。魏玉山认为,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可以通过构建覆盖广泛、便捷高效的阅读设施来消除因基本阅读场所、阅读内容不足带来的差距,通过对弱势群体等提供基本阅读保障来消除经济因素带来的差距。


  《 人民日报 》( 2015年03月26日 17 版)

香港天下彩

www.856666.com